医学插画 – 站在科学和艺术的交汇路口

Written by medicaldupeng. Posted in 医美研究

[内容摘要] 医学插画是被医学插画师在科学精准的基础上艺术处理过的医学用图, 对于医疗知识推广以及医疗教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关 键 词] 医学插画 医疗 插画师

【作者】 严旭丹; 李静烨;

随着我国加入 WTO 和多元化发展医疗服务事业, 医疗服务体制正面临着一次革命性的变革。 患者在就医的时候不仅关注医院的医疗水平而且更加关注医院的服务, 他们认为在尊重、 理解、 关怀病人等人性化方面采取措施, 才是好的医疗场所。 如今许多医疗社会团体不断通过展览和演说向社会群众宣传医疗服务的创新点, 通过人性化服务不断提高群众对医院的满意度, 其中展示制作精良的医学插画并对其详细的解释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关于医学和医疗, 在人们的思想中就是枯燥、 抽象的代名词, 导致它在知识普及上难度非常大; 同时在医疗教学工作中, 一些标本和太过血腥的教学工具并不是很容易被初次接触的学生们接受, 精美细致的医学插画可以很有力地担当教学的任务。 它们作为医科院校的教学必备品出入各大高校的医学讲坛, 老师和学生通过惟妙惟肖的医学插画达成共识, 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学生的心理负担。 可见医学插画在医疗推广、 医科教学、 医学交流等领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其实医学插画并不是新奇的产物, 早在文艺复兴时期,达· 芬奇就为人类留下了宝贵的遗产。达·芬奇是人们所熟知的绘画大师, 他在医学方面的造诣也堪称医学解剖界的一朵奇葩, 达· 芬奇曾与同伴解剖了 30 具尸体用于研究, 并大量手绘出了人类史上第一批精确的解剖图并标以注释。 在英国爱丁堡举行的国际艺术节上展出来自皇家收藏基金会收藏的达· 芬奇的解剖学绘画多达 30 幅, 现代医学扫描图像与之对比显示了这些解剖学素描具有“令人震惊的精确性”。 达· 芬奇最初研究人体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他的绘画, 利用解剖人体来了解人体结构, 达· 芬奇一共留下了 240 幅绘画, 以及长达13000 字的详尽的笔记。 这些绘画成就以及深刻见解彻底改变了整个欧洲对解剖学的认识。 达· 芬奇通过二维的绘画捕捉到医学的精密, 人们通过这些医学插画的描绘可以深入地进行研究和学习, 达·芬奇可谓是医学插画的鼻祖。

而翻开我们博大精深的中医古籍, 人体针灸穴位分布图必定是为世界所震惊的一部分。 针灸医学起源于我国远古时代, 古代原始社会的人们居住在山洞低凹等阴暗潮湿的地方, 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受伤, 故多发风湿和创伤痛, 在新石器时代, 受伤的人偶然被一些石头、 荆棘碰到身体特殊的一些部位, 会感到身体原有的疼痛减轻, 于是便试着找出这些部位并记录下来。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 便形成了一套穴位疗法, 统称针灸, 并沿用至今。 针灸医学图最早见于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 一书,内附的人形穴位分布图详细提供了人体经脉穴位的分布, 作为医学插画的一类, 人们可以通过对它的阅读来明确自己的身体经脉穴位分布, 为医学研究者提供了良好的教材参照。 到了宋代, 著名针灸学家王惟一编撰了《铜人腧穴针灸图经》, 考证了354个穴位。 他还铸造了2 具铜人模型,外刻经络穴位,内置脏腑, 作为针灸教学的直观教具。 中国的针灸图应该是世界上最早的不成型的医学插图了。

现代的医学插画制作优良, 技术难度极高, 需要有精湛的艺术创造力和对医学专业知识的理解力, 这不是普通的艺术家、 插画师、 设计师能够胜任的, 因此专业的医学插画师便产生了, 他们大多具备医学背景, 又具有艺术天分。 同时能够兼顾这两项技能的人才非常稀有。 近年来, 医学插画师这个职业逐渐被人们重视。 在北美, 医学插画师已成为热门职业, 近期不少插画师试图进入中国的市场。 据美国医学插画师协会统计, 在北美总计有1200 名左右的医学插画师, 医学插画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行业, 毕竟医学插画在北美已经发展 100多年了。 国内的医学插画市场似乎还在沉睡, 但机会正在萌生, 一些医学插图爱好者试图将带着艺术气息的设计风格融入死板的医学插图中, 这些人往往只是艺术从业者, 他们没有任何基础医学专业知识, 因此无法对涉及医学的项目有敏感的认识, 也无法对接手的医学问题有精确的定位, 因此创作就显得非常业余。 在这个新兴的行业里, 国外的设计师们都努力形成自己的风格。 面对这块空白, 国外艺术设计院校的学生们也试图为其添光彩, 特别是一些条件好的院校, 学员和教师组成的设计队伍也不断为学校其他医学类学院提供制作精美的与医学有关的设计。 不仅如此, 世界各地举办的大学生创意设计大赛中, 频频有与医学相关的设计作品脱颖而出。 放眼全球, 各国的插画师协会已经证明了国外的医学插画已发展成非常专业性的一类工作, 行业门槛非常高。 相比之下, 国内医疗机构里挂的老旧彩色人体解剖图呈大字形摆放, 医院走廊里充斥着的抽象图解令人不解, 再看医学院校解剖教室里模糊不清丑陋的模型, 讲义里黑白颜色纯属替老师增加讲课难度的剖面图, 都表明了国内在医学插画领域的落后。 这种状况的出现反映了医疗行业、 艺术圈对于医学插画的观念层面的落后。

很多守旧派认为医学插画融入了艺术的元素,使插图失去了原本的用意, 其实不然。 医学插画是被医学插画师在精准的基础上提炼美感处理过的精确的医学用图, 它并不会减少插画的科学研究功用, 在枯燥费解的文字中配上生动形象的医学插画不但美化书本, 也会使学习效率和接受度大幅增加, 是学生和非专业人士所期待的一种医疗普及教育形式。 如今在国外医学插画更是早已突破了平面, 向着多媒体及动画的方向发展, 近期播出的美剧《豪斯医生》 每一集结尾阐述病因的医学 3D 动画出自达· 芬奇的手稿, 它们利用计算机技术将平面二维的图形转换出更加真实的 3D 形式, 再通过软件技术制作出动画来进行展示。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 或许我们在这里着重讨论的医学插画行业会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医学多媒体专业, 这将更具挑战性和创造性。

我们处在一个人性化时代里, 人们倡导健康时尚、 清新自然。 所以在医学的世界里, 乏味枯燥的图解也将由制作精美、 造型精确的医学插画替代,这就是艺术给人们带来的不可小觑的影响, 是医学插画给社会带来的福音。 医学插画融入了科学的内容和艺术的元素, 科学与艺术的结合是未来的一种趋势, 医学插画不是现代人随意创造出来的, 它的运用历史可以追溯到人类文明的产生, 它是一种专业的医学研究工具, 这点从达· 芬奇的解剖图绘画和中国针灸学人体穴位图就可以得到证明, 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它的作用和动摇它在医学研究界的地位。

医学插画是一个独特的领域,是一个用艺术形式表达科学研究结论的产物。 我们能做的就是站在科学与艺术的交汇路口, 一边是用严谨的科学支撑起来的现代医学, 一边是用艺术的天分营造的设计美学, 用我们的智慧和双手将二者完美地融汇在一起, 描绘出更加精准美好的未来。

Tags: , , , , , , ,

我的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