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医学’

医学插画 – 站在科学和艺术的交汇路口

Written by medicaldupeng. Posted in 医美研究

[内容摘要] 医学插画是被医学插画师在科学精准的基础上艺术处理过的医学用图, 对于医疗知识推广以及医疗教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关 键 词] 医学插画 医疗 插画师

【作者】 严旭丹; 李静烨;

随着我国加入 WTO 和多元化发展医疗服务事业, 医疗服务体制正面临着一次革命性的变革。 患者在就医的时候不仅关注医院的医疗水平而且更加关注医院的服务, 他们认为在尊重、 理解、 关怀病人等人性化方面采取措施, 才是好的医疗场所。 如今许多医疗社会团体不断通过展览和演说向社会群众宣传医疗服务的创新点, 通过人性化服务不断提高群众对医院的满意度, 其中展示制作精良的医学插画并对其详细的解释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关于医学和医疗, 在人们的思想中就是枯燥、 抽象的代名词, 导致它在知识普及上难度非常大; 同时在医疗教学工作中, 一些标本和太过血腥的教学工具并不是很容易被初次接触的学生们接受, 精美细致的医学插画可以很有力地担当教学的任务。 它们作为医科院校的教学必备品出入各大高校的医学讲坛, 老师和学生通过惟妙惟肖的医学插画达成共识, 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学生的心理负担。 可见医学插画在医疗推广、 医科教学、 医学交流等领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其实医学插画并不是新奇的产物, 早在文艺复兴时期,达· 芬奇就为人类留下了宝贵的遗产。达·芬奇是人们所熟知的绘画大师, 他在医学方面的造诣也堪称医学解剖界的一朵奇葩, 达· 芬奇曾与同伴解剖了 30 具尸体用于研究, 并大量手绘出了人类史上第一批精确的解剖图并标以注释。 在英国爱丁堡举行的国际艺术节上展出来自皇家收藏基金会收藏的达· 芬奇的解剖学绘画多达 30 幅, 现代医学扫描图像与之对比显示了这些解剖学素描具有“令人震惊的精确性”。 达· 芬奇最初研究人体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他的绘画, 利用解剖人体来了解人体结构, 达· 芬奇一共留下了 240 幅绘画, 以及长达13000 字的详尽的笔记。 这些绘画成就以及深刻见解彻底改变了整个欧洲对解剖学的认识。 达· 芬奇通过二维的绘画捕捉到医学的精密, 人们通过这些医学插画的描绘可以深入地进行研究和学习, 达·芬奇可谓是医学插画的鼻祖。

而翻开我们博大精深的中医古籍, 人体针灸穴位分布图必定是为世界所震惊的一部分。 针灸医学起源于我国远古时代, 古代原始社会的人们居住在山洞低凹等阴暗潮湿的地方, 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受伤, 故多发风湿和创伤痛, 在新石器时代, 受伤的人偶然被一些石头、 荆棘碰到身体特殊的一些部位, 会感到身体原有的疼痛减轻, 于是便试着找出这些部位并记录下来。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 便形成了一套穴位疗法, 统称针灸, 并沿用至今。 针灸医学图最早见于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 一书,内附的人形穴位分布图详细提供了人体经脉穴位的分布, 作为医学插画的一类, 人们可以通过对它的阅读来明确自己的身体经脉穴位分布, 为医学研究者提供了良好的教材参照。 到了宋代, 著名针灸学家王惟一编撰了《铜人腧穴针灸图经》, 考证了354个穴位。 他还铸造了2 具铜人模型,外刻经络穴位,内置脏腑, 作为针灸教学的直观教具。 中国的针灸图应该是世界上最早的不成型的医学插图了。

现代的医学插画制作优良, 技术难度极高, 需要有精湛的艺术创造力和对医学专业知识的理解力, 这不是普通的艺术家、 插画师、 设计师能够胜任的, 因此专业的医学插画师便产生了, 他们大多具备医学背景, 又具有艺术天分。 同时能够兼顾这两项技能的人才非常稀有。 近年来, 医学插画师这个职业逐渐被人们重视。 在北美, 医学插画师已成为热门职业, 近期不少插画师试图进入中国的市场。 据美国医学插画师协会统计, 在北美总计有1200 名左右的医学插画师, 医学插画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行业, 毕竟医学插画在北美已经发展 100多年了。 国内的医学插画市场似乎还在沉睡, 但机会正在萌生, 一些医学插图爱好者试图将带着艺术气息的设计风格融入死板的医学插图中, 这些人往往只是艺术从业者, 他们没有任何基础医学专业知识, 因此无法对涉及医学的项目有敏感的认识, 也无法对接手的医学问题有精确的定位, 因此创作就显得非常业余。 在这个新兴的行业里, 国外的设计师们都努力形成自己的风格。 面对这块空白, 国外艺术设计院校的学生们也试图为其添光彩, 特别是一些条件好的院校, 学员和教师组成的设计队伍也不断为学校其他医学类学院提供制作精美的与医学有关的设计。 不仅如此, 世界各地举办的大学生创意设计大赛中, 频频有与医学相关的设计作品脱颖而出。 放眼全球, 各国的插画师协会已经证明了国外的医学插画已发展成非常专业性的一类工作, 行业门槛非常高。 相比之下, 国内医疗机构里挂的老旧彩色人体解剖图呈大字形摆放, 医院走廊里充斥着的抽象图解令人不解, 再看医学院校解剖教室里模糊不清丑陋的模型, 讲义里黑白颜色纯属替老师增加讲课难度的剖面图, 都表明了国内在医学插画领域的落后。 这种状况的出现反映了医疗行业、 艺术圈对于医学插画的观念层面的落后。

很多守旧派认为医学插画融入了艺术的元素,使插图失去了原本的用意, 其实不然。 医学插画是被医学插画师在精准的基础上提炼美感处理过的精确的医学用图, 它并不会减少插画的科学研究功用, 在枯燥费解的文字中配上生动形象的医学插画不但美化书本, 也会使学习效率和接受度大幅增加, 是学生和非专业人士所期待的一种医疗普及教育形式。 如今在国外医学插画更是早已突破了平面, 向着多媒体及动画的方向发展, 近期播出的美剧《豪斯医生》 每一集结尾阐述病因的医学 3D 动画出自达· 芬奇的手稿, 它们利用计算机技术将平面二维的图形转换出更加真实的 3D 形式, 再通过软件技术制作出动画来进行展示。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 或许我们在这里着重讨论的医学插画行业会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医学多媒体专业, 这将更具挑战性和创造性。

我们处在一个人性化时代里, 人们倡导健康时尚、 清新自然。 所以在医学的世界里, 乏味枯燥的图解也将由制作精美、 造型精确的医学插画替代,这就是艺术给人们带来的不可小觑的影响, 是医学插画给社会带来的福音。 医学插画融入了科学的内容和艺术的元素, 科学与艺术的结合是未来的一种趋势, 医学插画不是现代人随意创造出来的, 它的运用历史可以追溯到人类文明的产生, 它是一种专业的医学研究工具, 这点从达· 芬奇的解剖图绘画和中国针灸学人体穴位图就可以得到证明, 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它的作用和动摇它在医学研究界的地位。

医学插画是一个独特的领域,是一个用艺术形式表达科学研究结论的产物。 我们能做的就是站在科学与艺术的交汇路口, 一边是用严谨的科学支撑起来的现代医学, 一边是用艺术的天分营造的设计美学, 用我们的智慧和双手将二者完美地融汇在一起, 描绘出更加精准美好的未来。

医学绘图有多重要?

Written by medicaldupeng. Posted in 医美研究

医学绘图是一个在医学教育和毕业后继续教育中完全被忽略的训练和要求。西方对医学绘图的重视,不但开始得早,而且有专业画家从事,甚至成立有学会。医学绘图到底有多重要?

化繁为简

医生绘图说明检查诊断和治疗手术,可以准确、明了地表示病变和手术状况,尤其是那些语言难以表达,或需用非常繁琐的书写也未必说得清楚的问题。绘图也有利于向患者解说诊断和处理,便于患者的理解和医患沟通。在一些医院,甚至有印制好的简图和便签,医生勾勾画画,便可以说清很多难解的医学术语。

特别是外科大夫,绘图可以认为是和手术技术一样的基本功。绘图表达了外科医师的解剖概念和精确技术,可以叙述手术的过程和手术前后的图景,即切了什么、没切什么、术后追随注意什么等;绘图也是形象思维的最好训练和表现。

现今的医生绘图基本被认为是一种天赋和兴趣,可画可不画,我行我素。应该有规定、有要求,才能形成习惯和制度。

作为一种训练和基本功,或者对非专业画者来说,我们要有清晰的解剖概念、形象的表达习惯和基本的绘图技法。这技法是“绘图4阶段”,即想、看、摹、画。想者,是“日间练武,夜间习文”,回顾、“反刍”检查或手术过程,构成形象概念。看者,一是看现场手术;二是看手术解剖图谱,思索解剖与手术;三是看绘画作品,体察绘画意境、熏陶艺术品质。摹者,是鉴赏,是临摹描绘,并根据专业观察体验,形成自己的构想。画者,就是解剖熟了,观念形成了,画法掌握了,表达裕如了。

杰出的医学绘图艺术家奈特博士研究绘图艺术,又学医科,获医学博士,做外科医生。他有13卷的《奈特医学图集》,其中收纳两万余幅图画。我们也许只能望其项背,但应谨记他的名言:阐明主体是绘图的根本目的和最高标准,作为医学艺术作品,不管绘制过程多么美好、多么有技巧,如果不能阐明其医学观点,就将失去价值。就是说,或画得精熟,或画得笨拙,或漂亮或难看,只要表达清楚,就是好图画。

医学绘图师濒临绝迹

医学绘图,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医学工种。一度,国内不少教学医院都有专职的医学绘图师。但近年来,这个工种在国内医院中正急剧萎缩,濒临绝迹。

我们国家现在的医学绘图师规模、培养机制、发展环境都令人担忧。

首要的问题是人才短缺。据了解,在北美有1200多名插画师在为整个医药界提供服务,而根据专业人士“乐观”估计,目前国内能提供这类专业服务的医学绘图爱好者不超过30人,而且大多属于业余“玩票”性质,职业绘图师则更少。

“医学绘图师紧缺的首要原因是没有人才培养体系。”人民卫生出版社外科编辑部主任贾晓巍介绍,很多年前,中国医科大学曾有过医学绘图专业,但因为学生就业范围窄,在医院和医学院校等主要的就业单位不受重视,且收入较低,就没有继续开下去。目前国内高校已没有医学绘图相关专业,医学生课程体系中也少有相关课程,对应的教材也不再提供。

而据了解,美国的医学院则不同程度地开设有医学插图与动画等5个专业。与此同时,在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医院和医学科研机构设有专门的医学绘图工作室,并聘用专职医学绘图师。除了科研价值,医学绘图的商用价值在很多国家也被充分开发利用。在北美,商用医学绘图约占整个医学绘图市场的20%左右,但在我国,已被开发的商用价值市场几乎为零。

而即使是国内有限的以医学教育、科研为目的的医学绘图市场,也难言充分和规范。“以前我们医院也有绘图师,但如今大家工作量都太大,绘图师反而用得少了,慢慢地这个岗位也就不再设了。”北京某大型三甲专科医院退休专家惋惜地表示。

没有医学绘图师行吗?

没有医学绘图师会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工作不是照干吗?”江苏省某大型综合医院神经内科的一位主任医师称,一些医学网站尤其是国外的相关专业学术网站上还可以找到大量医学绘图素材,稍加改动就能使用。

但是,“网上闹革命”的做法既简单粗暴又危险得令人汗颜。首先,使用网上医学绘图素材属于侵权行为,网站上的那些原创图片绝大多数是只准看、不准翻用。但很多人不尊重人家的版权,直接拿来用,甚至连水印都不抹。这样的行为被发现了会吃官司,即使不被发现,也很丢脸。此外,这些图片因为不是量身订制,所以适用性有限,一些特殊的、创新的个性化需求很难得以满足。

前景

不同于传统的绘图师,医学绘图师精通英语,还对Photoshop、Illustrator等设计软件的使用得心应手,作品也因此从静态插画,发展到2D、3D动画甚至多媒体交互的形式……除此之外,随着国内医药界版权意识的提高,医学绘图不仅有科研方面的需求,商用需求更大、更迫切。

现在我国医疗事业的大车正越走越快。但医学并不只包括更先进的设备、更高效的诊疗工作,它还包括更多更“软性”、更人文的东西,比如近年来大家越来越关注的医患沟通。而医学绘图、医学摄影等正是医学人文、医学文化得以落地和承载的介质。

在很多国际顶级科研期刊中,这是一项必要内容。对比国外医学科研人员专业而唯美的医学插图,国内同行的图就像小学生涂鸦。我们的医学界常讲SCI论文数量等,这固然是衡量医学水平的重要指标,但医学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医学“软实力”负载着传承医学精神、医学人文、医学素养等长远使命,脱离这些谈医学,就有可能沦为医学的“暴发户”。

(环球医学编辑:丁好奇 )

《健康报》采访 医学绘图师:拆解医学之美

Written by medicaldupeng. Posted in 医美研究

医学绘图师:拆解医学之美

两年多以前,湖北省武汉市某医院的骨科患者刘女士需要动手术。术前,医生杜鹏画了张清晰明了的手术示意图给她,并就着这张图细细讲解:她的骨头出了什么问题、如何动手术及术后效果等,刘女士一看就明白了。如今,如果再让杜鹏遇到这类患者,他可能会做个更生动的手术小动画。只是,这种假设不成立,因为杜鹏辞职了。

杜鹏在医院时提供的这项服务,确切地说叫医学绘图,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医学工种。一度,国内不少教学医院都有专职的医学绘图师。但近年来,这个工种在国内医院中正急剧萎缩,濒临绝迹。越来越多像杜鹏一样对这一医学艺术和技艺感兴趣的人们正在“出走”,试图在更广阔的领域、通过更自由但无保障的方式寻找出路,甚至成就一番事业。

让医学与艺术握手

走下手术台,改为坐在电脑前点点画画对于自己事业的转轨选择,杜鹏解释主要是源于其对医学绘图的热爱。“从小我就喜欢画画、喜欢摆弄电脑。学医后,我发现医学绘图能将我的专业所学与这两样爱好充分结合起来。”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艺术与医学完美结合的工种。医学绘图师依据医学科学内容,遵循美学规律,运用科学的艺术表现形式,准确、形象、生动地表达医学科学的深刻内涵。“比如外科、骨科等手术比较多,绘图师能详细地记录手术术式、过程,这样比用文字描述更便于理解,更能促进外科诊疗技术提升。”除此之外,医生发表论文、制作课件、编写书籍等都需要用到大量的医学插画,有了绘图师,这样的工作才能事半功倍。

正是出于这样的认知,杜鹏一步步摸索上路。“开始只是自己画画练练手,后来掌握的技术和方法越来越多、越来越熟练。读研究生以后,我已经开始利用课余时间兼职承接一些来自国外医生、药企等的订单。”

杜鹏介绍,自己的优势在于,一方面有医学研究生的专业背景,所以,在医学美术创作时能快速理解委托人的意图,准确、生动地表达医学观点,这绝非短期学习所能积累到位,更非普通美术专业人士所能胜任。而另一方面,医学绘图又是以美术基本要素、技巧、表现手法、艺术构思等为创作要素,从复杂的医学现象中抽象出其本质的、概括性的东西集中起来加以表现,并借鉴其独特的艺术特征,利用美术的色彩学原理和美学原理,创造出艺术性与科学性相统一的医学美术作品。这其中的技术难度,也让普通医生望而生畏。“可以说,一手医学一手艺术,我们需要做的是紧密有力地两手交握。”

医学绘图师的培养令人忧

除了骄傲,杜鹏对于医学绘图师职业还有一份纠结的心情:“我们国家现在的医学绘图师规模、培养机制、发展环境都令人担忧。”

首要的问题是人才短缺。据了解,在北美有1200多名插画师在为整个医药界提供服务,而根据杜鹏的“乐观”估计,目前国内能提供这类专业服务的医学绘图爱好者不超过30人,而且大多属于业余“玩票”性质,职业绘图师则更少。

“医学绘图师紧缺的首要原因是没有人才培养体系。”人民卫生出版社外科编辑部主任贾晓巍介绍,很多年前,中国医科大学曾有过医学绘图专业,但因为学生就业范围窄,在医院和医学院校等主要的就业单位不受重视,且收入较低,就没有继续开下去。目前国内高校已没有医学绘图相关专业,医学生课程体系中也少有相关课程,对应的教材也不再提供。

而据了解,美国的医学院则不同程度地开设有医学插图与动画等5个专业。与此同时,在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医院和医学科研机构设有专门的医学绘图工作室,并聘用专职医学绘图师。除了科研价值,医学绘图的商用价值在很多国家也被充分开发利用。在北美,商用医学绘图约占整个医学绘图市场的20%左右,但在我国,已被开发的商用价值市场几乎为零。

而即使是国内有限的以医学教育、科研为目的的医学绘图市场,也难言充分和规范。“以前我们医院也有绘图师,但如今大家工作量都太大,绘图师反而用得少了,慢慢地这个岗位也就不再设了。”北京某大型三甲专科医院退休专家惋惜地表示。

没有医学绘图师会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工作不是照干吗?”江苏省某大型综合医院神经内科的一位主任医师称,一些医学网站尤其是国外的相关专业学术网站上还可以找到大量医学绘图素材,稍加改动就能使用。

对此,杜鹏苦笑着摇头。在他看来,“网上闹革命”的做法既简单粗暴又危险得令人汗颜。首先,使用网上医学绘图素材属于侵权行为,“网站上的那些原创图片绝大多数是只准看、不准翻用。但很多人不尊重人家的版权,直接拿来用,甚至连水印都不抹。这样的行为被发现了会吃官司,即使不被发现,也很丢脸。”此外,这些图片因为不是量身订制,所以适用性有限,一些特殊的、创新的个性化需求很难得以满足。

向医学“暴发户”说不

量身订制、原创性、精准性,这是包括杜鹏在内的国内医学绘图师的“核心竞争力”。两年前从医院离职后,杜鹏在深圳开了一间个人医学绘图工作室,试图通过这一独特技能养家糊口。但把爱好作为职业后他沮丧地发现,比起国外,国内医学界对医学绘图的价值认知严重不够。有调查显示,在北美,一名专职医学插画师年收入在63000~77000美元之间。杜鹏大概计算了一下,“同样的单子,国内的开价往往连美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重庆唯一的专职医学插画师张舟与杜鹏有着相似的经历——医学研究生背景、弃医从画、成立个人工作室。根据媒体相关报道,“目前她的收入远远比不上医生或者在校老师”。

这样一份既需要过硬医学背景,又需要良好的美术和IT基础技术的工作,其作品却只能卖出“白菜价”。但失落归失落,“杜鹏”、“张舟”们依然在沿着这条道路拓荒前行。支持他们走下去的,一个是热爱,一个是对行业发展前景的判断和信心。“现在我们把它当做一个朝阳职业。不同于传统的绘图师,我们精通英语,还对Photoshop、Illustrator等设计软件的使用得心应手,作品也因此从静态插画,发展到2D、3D动画甚至多媒体交互的形式……”杜鹏解释, 除此之外,随着国内医药界版权意识的提高,医学绘图不仅有科研方面的需求,商用需求更大、更迫切。

“现在我国医疗事业的大车正越走越快。但医学并不只包括更先进的设备、更高效的诊疗工作,它还包括更多更‘软性’、更人文的东西,比如近年来大家越来越关注的医患沟通。”而医学绘图、医学摄影等正是医学人文、医学文化得以落地和承载的介质。

杜鹏举例说,他的业务不乏为医学论文配图,在很多国际顶级科研期刊中,这是一项必要内容。“对比国外医学科研人员专业而唯美的医学插图,国内同行的图就像小学生涂鸦。我们的医学界常讲SCI论文数量等,这固然是衡量医学水平的重要指标,但医学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医学“软实力”负载着传承医学精神、医学人文、医学素养等长远使命,脱离这些谈医学,就有可能沦为医学的“暴发户”。

我在深圳2013地区TED大会的演讲视频-医学和艺术的交叉

Written by medicaldupeng. Posted in 医美研究, 原创作品

深圳TEDxBantian是经美国TED官方授权的活动组织机构,2013年大会将于11月16日在深圳举行。杜鹏是一位有医学硕士学位的医生,却立志从事医学插画这个既古老,又现代的交叉行业,他将与大家共同分享他的事业历程和有趣的生物医学艺术世界。

视频: 医学和艺术的交叉: 杜鹏在TEDxBantian


我的客户